镰墨

【伞修】回眸(一)

☞小学生文笔

☞OOC预警

☞文章和题目并没有太大关系

☞沐秋大大生日快乐!!
   

   

  绚烂星河中,你是我一眼看中的繁星;浮华凡尘中,你是我唯一回眸驻足的一隅;千重人海中,你是我不曾错过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  

  “哎哎,大少爷,您慢点,小心不要摔下来了。”墙角的下人伸展着双臂在下面挥舞,唯恐大少爷一不小心摔下,好尽快接到。

   

  “小爷都多大了,才不是秋儿那样的小屁孩,怎么可能摔下去。”叶家大少爷叶修背着先前准备离家的小包裹趴在墙沿处。

   

  大少爷您也只比二少爷早诞下个一盏茶的功夫啊,下人们在墙角腹诽,但依旧尽心尽力的护着叶修。

  只听哎呦一声,大少爷便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。

   

  许是摔到墙外去了,脑海中闪出这个想法,下人们齐齐打了个冷颤。不说老爷与夫人对大少爷的宠爱程度,单单是二少爷对大少爷的百依百顺,若是被他知道,就够他们吃一壶的了。手忙脚乱的朝府外奔去。

   

  这厢,叶修稳稳的落到地上,那哎呦的一声,不过是他用来逗下人们才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

  趁着下人们还没出来,叶修眼珠一转,起身就跑。

   

  说来,这叶家大少爷也是一传奇人物。出生之时,天降祥云,数十只喜鹊在叶夫人临盆之时绕着屋顶飞舞、鸣叫,直到他与兄弟二人齐哭开始,异像才慢慢消失。

   

  但是,尽管后来这叶大少爷也显出了卓越的天赋,可这卓越的天赋却是和隔壁喻家大少、张家大少、肖家大少,偶尔也捎上王家大少一起捉弄别家的公子哥儿。尽管没有特别出格,但也使他们尤为尴尬。

   

  但是那些公子哥儿,一个个像是患病了一般,巴儿巴儿的往叶大少爷身旁凑,挨嘲讽。

   

  这京城之人起初皆以为那天降异像是为叶大少爷,可叶大少爷这般行为,却是使他们改观,纷纷看向叶二少爷了。

   

  这叶二少也着实没让叶家主、叶夫人和京城诸位失望,诗书礼易样样精通。

   

  虽然这叶大少让人有些失望,但是叶家主和叶夫人只有这两个孩子,叶家主和叶夫人自由恋爱、婚姻美满,一生也就这两个孩子了,所以对这两个少爷极为宠爱。后来叶大少和叶二少纷纷展现出“天赋”后,对叶大少到没改变什么,对这叶二少却是宠爱中带了更多的严格。

   

  对于叶修的做法,用叶家主的说法就是:算了,随他去吧,这叶家家大业大,将来他饿不死就成。

   

  早慧的叶二少对于自家父亲的做法也并没有不满,本就在他父母对自己严厉之前,他自己对哥哥也极为顺从。只是哥哥有时的话让他有些不喜,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

  现年,叶大少15岁,叶二少15岁。

   

  下人们出了府后寻了半天也没找到叶修,想了想大少爷背的包袱,心想,遭了。欲哭无泪的回府禀告夫人。

   

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

  叶修离开叶家下人巡视的范围后,一路南下。

   

  叶修寻了个角落,翻了翻包袱里的银两,不少,可以顾辆马车。但也不多,算上旅途住宿的费用,得尽快赶到。

   

  不知为何,前些日子总是梦到吴兴*,叶修隐隐约约觉得那里有什么在指引这他。虽说叶修并不相信这话本子里才存在的现象,但是他出生时的异像也是话本子里才出现,所以叶修尽管不相信,但也要去看看。

   

  自洛阳到吴兴乘马车大约花了一个月左右。

   

  叶修毕竟第一次出远门,又是独自一人,没人约束,一路上新鲜事物不断,都是叶大少不曾见过的,看到那些小玩意儿,叶大少总想摸摸,一路上耽误了些许时日。

  叶修到吴兴之后身上的盘缠花的已经差不多了。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吴兴市井繁华,街道两旁处处都有商铺,一家不大不小的匠铺,铺子里只有两个匠人,一男一女两兄妹。女孩负责画图纸、在哥哥做好物件之后上色,男孩则是打造妹妹画的图纸上的物件。

这铺子已经存在500多年了,盛唐时期这铺子由苏家先祖建立,起初是建造兵器的,但到了宋朝适应重文轻武政策,当时的匠人不得已开始改变。直到现在,这铺子里竟然找不到一件能上战场的武器,顶多就是公子小姐们手中拿来把玩的镶着各种漂亮石头、未开刃的匕首。

这铺子也有些奇怪的地方,每次换新管事的时候,就会换一个店铺名字。并且外人除了他们姓苏之外并不知道其他关于匠人的一切,而这次的店铺名字叫“橙楸”,两位匠人分别叫秋木苏和沐雨橙风,秋木苏是这一任的管事。

“阿橙,安小姐的发簪上好色了吗?她过一个时辰就要来拿了,你快点啊。”一个音色清亮的男音从店铺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

“知道了!”另一个声音甜美的姑娘答到。

—TBC—
吴兴*宋朝时的杭州

评论

热度(11)